杨浩涌:重走创业路 成为挑起战争的人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如今的杨浩涌更像是一位创业者导师,他不拒绝公开露面的机会,哪怕他坦露内心有着不愿意面向公众的内敛。

在一次次的公开讲话中,他在一次次地复盘,赶集为什么会输,错在哪,教训是什么……他丝毫不吝啬将58赶集大战作为创业案例分享给创业者。

是非对错,他自己捋得很清楚。

不安分

身在美国的杨浩涌在决定辞职的那一刻,想的最多的是,回国创业就这么点钱,失败了怎么办?

2005年的中国正值互联网风起云涌的变革期,中国网民超一亿,百度纳斯达克上市,雅虎与阿里巴巴资本置换成为当时互联网最大的并购案,刚上市的腾讯羽翼未丰,但已崭露头角,BAT格局的发迹史正在悄无声息地延展着。

那一年杨浩涌还是揣着80万人民币,带着七八人团队创业了,国外分类信息网站Craigslist一月20亿次的流量,让一心创业的杨浩涌看到了足以改变人生的机会,此前他拿了四五个项目到投资人面前,均无功而返。

他显然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后来他甚至在赶集的文化理念中植入“传奇”一词。

4个月后,赶集在小区和高校中获得了大量的用户,做到了北京第一。杨浩涌把北京一城的数据放在投资人面前,“你再给我80万,上海我也能拿下来。”

以“80万元再复制一个城市”的底气,杨浩涌拿到了第一笔投资。那时他的愿望很简单,就是活下来。

2008年的金融危机对行业进行了一次大清洗,数以千计的分类信息网站所剩无几。杨浩涌再次陷入煎熬之中,公司30多个人经过了6个月的无薪生活,赶集终于在危急时刻拿到了融资。

后来,赶集多次陷入资金危机,但都侥幸挺了过去。

资本注资让赶集活了下来。杨浩涌拿到了第一笔一千万美金时,他说从没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开心地想:这钱得什么时候才能花完。“那是后来拿到2亿美金都享受不到的快乐。”

2010年,赶集已经在市场上与58同城、百姓网成三足鼎立之势。不时有媒体用“传奇”、“巨头”这样的词汇来形容杨浩涌和赶集,他是风口上的人物,他说他有过觉得自己无所不能的时刻,直到2014年,他还在为赶集定下一个营收15亿的目标,赶超前程无忧,改变中国在线招聘格局。

那时的杨浩涌,弯弯的眉毛,穿着白色条纹衬衫,在接受采访时略显拘谨地坐着,低眉敛目的他不时扭头给在旁提问的记者一个回应的眼神,对赶集如数家珍,娓娓道来,完全没有表露出来的戾气,也不像口气很大的人,思维极为清楚,对扔过来的话题,毫不拒绝,对答如流。

不服气

2011年的赶集年会,杨浩涌将之称为“狂欢”,投资方的大笔投资到账,所有人沉醉其中。

赶集开始疯狂地烧钱。2011年一则姚晨骑小毛驴赶集的广告在春节期间洒落在全国各地、大街小巷,15天的时间,赶集的用户量比四个月前翻了一倍,搜索量提高了400%。高举高打的方式让赶集尝到了甜头,直到杨浩涌后来做了瓜子二手车,也对烧钱做品牌推广的做法情有独钟。

钱又要没了。为了拿到融资,杨浩涌听从投资方的建议,开始做风口上的团购。如今他承认当时的确没有扛住资本方的诱惑,做了一个错误的战略决策。

杨浩涌苦笑道,开董事会有一个特点,业绩好的话,一个小时就开完了,业绩不好的时候,从早上9点,开到了中午12点,投资人说叫个盒饭吧,继续讨论钱都花在什么地方了。

2012年,赶集没能及时在资本市场上拿到资金,落于58之后。“打起来的时候,眼睛就红了。到了2012年开始刹车,再去融资的时候,发现资本市场已经不行了。”

当时杨浩涌痛苦的地方在于,双方打了十年,到头来,赶集花同样的钱,却达不到对手一半的效果,他从12年开始,追到了14年、15年,一直没有追上姚劲波。后来姚劲波主动求和,天天发短信给杨浩涌,老姚自嘲道:我想杨浩涌的时候,比想自己太太的时候还多。

杨浩涌内心好胜,不服输,倔着脾气不肯讲和。在58准备IPO的时候,他拉着团队去北京城郊做SWOT分析,结果发现所有的优点都是58的,缺点都在赶集,唯一的优势在于对手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哪怕失去了势能,赶集在最后合并中,还是拿到了话语权,在僵持之下,他在极力争取最大的权益。

这是在败局中可以提到的自豪之处,杨浩涌不愿承认自己是个失败者,他保持着自己的高傲,他要把失去的颜面控制到最小化。

58合并赶集之后,杨浩涌一度在复盘问题出在了哪里:“运气很重要。当时对手融了钱,我们没钱了。”

他也说服自己要看开,毕竟运气好是自己的,不好也是自己的。后来杨浩涌对创业者的建议有些苦口婆心:“当方向不确定的时候,就多拿一些钱,账上的钱至少够你烧一年,最好两年。不然实施战略的时候,会因为账面上的钱变得很被动。”

再“造作”

上一篇:从美图看移动互联网工具产品价值 下一篇:北京街头现共享马扎:未见上锁 扫码即用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