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田里的创业者_踏浪资讯网
麦田里的创业者
分类:创业故事 热度:

“帮农忙”于2017年8月获得创业基金会交通大学分会资助。公司是以互联网+现代农业为平台的一站式全程耕种机械化服务提供商,公司应用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等现代化技术给用户提供农机作业,生产管理,应急调度,供需信息等服务。2016年8月获得300万融资。

“摆地摊也比给别人打工强”

“我是福建人,我爸妈一直跟我说,你就是摆个地摊也比给别人打工强。”创业,对于刘泽龙来说,就像是流在身体里的血液,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但谁也没想到,出生于1991年,既没做过农活也没有农业背景的他,却一下子扎进了农机领域的买卖的“大坑”。而且他的野心还不小,他要把拥有着农村作业机器的农机手们集合起来,打造一个专属种地的“滴滴”平台。在他的“帮农忙”平台上,农户如果需要农机手,只需要在线发布订单,系统就会根据订单位置在全国农机手范围内合理匹配位置,农机手们则可以在平台抢单、接单。

种地也能玩“共享经济”模式,动动手指就真的能把原来“锄禾日当午”的事完成?刘泽龙的创业项目,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一个Hard模式。

农民咋会懂“上网”?

传统农业和互联网相结合,你这是强行“互联网+”吧?

你又没学过农业,又没种过地,你会跟他们打交道吗?

这个行业传统发展了几代人,你能改变他们的习惯吗?

这个两手干干净净的90后,一入行,就遭到了重重质疑。确实,一来没有相关背景,二来目标群体实在是和“移动互联网”离得十万八千里。更何况,10个投资人里有9个不懂的农业领域,是保留最原始传统、“靠天吃饭”的行业,被这个小伙子这么搞,到底行不行?

背景知识、行业壁垒、小众领域、目标用户难以把握……在别人看来,困难重重,吃力不讨好的一件事,在刘泽龙的眼里,则是机会。

“哪里有商机,哪里就需要有人去创业。我去了农村,明显感觉到特别不方便,所以就想,要不就做这个吧。”

想要打破传统行业的原始生存法则,就要改造这个行业的运作模式。传统农业讲究的是一个农户从播种、收割、贩卖从头干到尾,周期长、收益慢、效率低,一次种植需要承担整年的收入风险。而刘泽龙借鉴了工业走入现代化的模式,把“分工”引入了农业。

他想把农业也切割成一个一个环节,有人专门负责收割,有人专门负责售卖,在每个环节上提高效率但又不增加大量投入,最终,传统农业的链条就会滚动起来,真正转到现代化的生产上。在刘泽龙看来,这件事情虽然难做,而一旦做下去,大有发展前景。

一念之间萌生的想法,刘泽龙开始认真地将它一步步落地,他认准了移动互联发展的趋势,铁了心的要把这件事做成。

他拉来了两个有专业农业背景的合伙人,又在朋友里找了两个志同道合的程序员,加上自己,三下五除二,这个“创业局”就这么组起来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团队人在分工和定位上清晰而细致。具有专业农业背景的人做用户运营和深入场景,程序员负责开发和技术,他自己则负责市场、融资和财务。将传统农业和现代互联网结合,刘泽龙玩了一票大的,还真的做成了。

“我们彼此之间的沟通很好,本身也认识了很多年。我们遇到问题会讨论很多次,他们有的人了解农业技术,但我有更多的现场经验和更全面的信息。”

刘泽龙喜欢那种跟别人交流、碰撞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做的事情“不一样”,他既要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在投资人面前侃侃而谈,要跟80、90后的同事们一起争论产品问题,同时又要切切实实的跟农民们打交道。

“创业的理由很简单,但真的一步步做下去会发现很多不一样的态度。”

不闯一闯江湖,怎么拿秘笈

踏入农业这个传统行业,刘泽龙过上了从没想过的“武侠生活”。早期为了推广产品,让农业生产者们真正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他曾经跟着农机手一起到处跨区。刘泽龙说,那是一段在现代社会中想都想不到的日子。

农机手开一台卡车,带着自己的农机和老婆就这样上路了。他们在车上煮饭,做完一单农活,如果在田里捉到兔子,就拿回来烤了吃。天气冷就睡车里,卡车被他们改造过,前面的座椅打通搭成通铺可以睡人。天气热,他们就在地上铺毯子睡。如果需要洗澡,就在河里洗。完全的自给自足,仿佛是被消掉时间轴,一下子穿越回了古代。

“他们过的不是我们这样的日常生活,真的是你在武侠里看到的那种样子,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农机手在前面走,刘泽龙和团队的人就跟在他们的后面,就这样生生跟了一个月。

上一篇:“中关村映象”艺术写生活动于中关村创业大街 下一篇:天津:困难高校毕业生可享求职创业补贴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