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in 区块链,重建迅雷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美股上市公司迅雷(XNet)预计,公司的云计算业务在第四季度收入增长了近6倍——对云业务的重点押注,让迅雷这家曾经辉煌又低迷过的公司,走在了业务重建的道路上。

2月5日,迅雷发布公告,更新了之前公布的2017年第四季度业绩指导。

新公告预计,迅雷在2017年第四季度的总收入将在8000至8800万美元之间,比去年同期增长103%~123%,比上一季度增长69%~86%。

2017年11月16日,迅雷给出的预计数据曾经是5500万美元至6000万美元之间。这意味着,迅雷在第四季度的实际收入,最多可比预期高出约40%。

迅雷表示,最近一个季度的收入之所以有如此高的提升,主要源于云业务收入的不断提升。

“我们预计2017年第四季度的收入将超过此前公布的收入范围。其中,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将在3400万至4200万美元之间,较去年同期增长约467%~600%。”

这份业绩指导还显示,尽管在去年第四季度遭遇些许不利因素,但迅雷的增长势头并未受到影响。新的预测表明,迅雷目前正在步入自上市以来的最快的发展期。至本季度,它已经保持了10个季度两位数的高速增长,这一速度让其竞争对手望尘莫及。

这家总部位于深圳的软件公司多年前就拥有庞大的用户基础,其所提供的高速下载服务,一度被认为是中国的国民应用之一。但多年来一直苦于无法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此外还有来自版权问题的困扰。因此,很长时间里,迅雷并未获得与其用户数量相匹配的体量与地位,一度陷入低迷。

而向云业务的进军,让迅雷完成了一次再创业。

1

迅雷曾经是让腾讯都焦虑的创业明星。

2004年迅雷创业时,许多软件动辄数G,而迅雷提供的下载技术能够帮助用户提高下载速度,从而在极短时间内获取了极大规模的用户。到了2007年前后,几乎所有PC版的用户都会安装两个软件:QQ、迅雷。

但互联网在持续发展,用户们对下载技术的依赖也在降低。于是,迅雷从2014年开始涉足云业务,邹胜龙当时邀请腾讯云计算公司总裁的陈磊来主持业务。

在当时,迅雷已经显示出再创业的决心——云计算业务并未放入迅雷自身的体系之中,而是成立了一家独立核算的子公司网心科技;办公地点都与本部隔开,设立在南山科技园南区的威新软件园,与本部隔着三四公里。根据腾讯深网报道,当时的决策很大程度上是邹希望陈磊摒弃掉公司内部原有的一些阻力。

创建云业务的陈磊曾在2010年加入腾讯,负责过腾讯云计算,以及腾讯开放平台等业务。他在腾讯就属于实干派,一年时间,将几乎一片空白的广点通,日收入从零到破500万。

根据自媒体文章《股价暴涨6倍之后,迅雷的冰与火》报道称,曾经与陈磊合作过的人士透露,陈磊在腾讯云时,很受团队的拥戴。“对于个人得失看得很淡,一直有着当领袖的气质。”离开腾讯,很大原因是在大公司受到很多掣肘,施展不开。而迅雷的人士也证明了这种说法, 陈磊接管之后,不仅创建了云计算的团队,从零开始构建了迅雷日后“共享计算”的底层架构,更主导了商业上的重大方向,这正是迅雷得有今日的关键。

迅雷的云业务简单来说,就是利用迅雷现有的下载技术,收集用户闲置的宽带资源,出售给企业用户,用行业内的话来说,这正是CDN(Content Delivery Network)内容分发网络——通过中心平台的分发、调度技术,把在各地的边缘服务器,比如个人的多余计算机资源、带宽资源,组成一个更为高效且成本更为低廉的网络。

图:陈磊在2016亚太CDN峰会

CDN技术门槛并不低。相比公司自建机房稳定持续的状态,个人设备状态随机性更大,如要引入个人用户CDN,必须要有非常强大的底层技术架构。而这恰好是迅雷的长处——迅雷在做下载工具时,处理的也是这样的分散式网络,可以说,有丰富的与数量庞大的个人“P”打交道的经验。

根据腾讯深网报道,“当时CDN市场的价格普遍是1.5万~4万/G/月,网心来了直接砍到9999,价格几近腰斩”。很快,迅雷就收获了爱奇艺、Bilibili、快手、花椒、熊猫等企业级客户。

迅雷逐渐确立了在云业务上的战略——2016年,程浩辞职,邹胜龙将CEO交至陈磊并退任董事长,都清晰显露出这家企业的决心。

2

迅雷的CDN业务也遇到了扩张的瓶颈——这个分散式网络要扩大规模,必须着力提升个人CDN的数量和规模。

上一篇:还在嫌弃“养猪”“养鸡”行业?阿里、京东都 下一篇:2017年度“两微一端”百佳评选榜单揭晓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