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见CLUB“吐槽大会”,量化云吴超细数创业路上
分类:创业故事 热度:

2018年1月29日,由智见 CLUB、东方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创投吐槽大会在深圳蓝汐酒店一吐为快,邀请了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东方富海联合创始人周绍军、沸点资本创始合伙人于光东等三位投资人,以及量化云创始人...

智见CLUB“吐槽大会”,量化云吴超细数创业路上

2018年1月29日,由智见 CLUB、东方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创投吐槽大会在深圳蓝汐酒店一吐为快,邀请了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东方富海联合创始人周绍军、沸点资本创始合伙人于光东等三位投资人,以及量化云创始人吴超、全屋优品创始人周志胜、云东家创始人潘首东3位创业者,聚焦“跳过令人炸裂的那些‘坑’”的活动主题,细数各自创投生涯中的酸甜苦辣咸,为现场来宾奉上了一场创投界的“吐槽大会”。

智见CLUB“吐槽大会”,量化云吴超细数创业路上

量化云创始人吴超曾在国际顶尖投行担任大中华区副总裁,拥有18年证券和期货从业经验,8年国际量化对冲基金经理生涯,管理单只基金规模超过20亿元。如今再创业转战金融科技风口,创办量化云近一年时间,吴超在吐槽大会上以“量化投资技术创新”切入主题,立足金融科技创业的核心价值观“技术创新”引出创业路上的“一坑又一坑”。以下为吴超的“吐槽”心声。

从香港国际大投行,到深圳FinTech创业遇“坑”

很高兴今天来到吐槽大会的现场!

今天我的好朋友郭炜跟我说,智见CLUB在深圳举办一个创投界吐槽大会,问我有没有兴趣。我说有啊,我从投资人转战创业者将近一年的时间遇到很多的“坑”,很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我是1999年就来到深圳,开始在这片创业的热土上做投资。当时我做的是期货,后来从期货股票,一直到期权,又做到海外市场,做了多年的对冲。2008年加入高盛,2009年协同高盛创办高银国际,一直到2016年,我们将高银国际的资产管理规模做到500亿港币,从10亿到500亿,我们花了7年的时间。

后来我们发现了一个很厉害的投资工具,是什么呢?进入高盛之后,我一直在用程序化交易系统。在股票、期货、期权、海外的交易市场,我们用的都是程序化交易系统,应用很广泛。同时我们也发现市场上有很多证券、期货等机构都在做这方面的研究,因为这种交易系统涉及的底层交易技术很复杂、也比较前端,这造成了巨大的市场需求。特别是这几年运用了很多人工智能AI技术植入到交易系统里,让人工智能在交易领域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

市场需求这么大,我们又有很好的系统,那为什么不单独拎出来做一个面向整体市场的事业呢?

经过合伙人团队多番商讨,在2017年2月份,我们在深圳创立了量化云。量化云创立至今,我们的产品已经进入到3.0版本。在今天给大家分享的过程中,我会通过产品迭代的过程,来和大家吐槽过程中遇到的一些“坑”。

智见CLUB“吐槽大会”,量化云吴超细数创业路上

政策的“坑”:早期智能投顾在中国的“水土不服”

量化云刚成立的时候我们只有4个人,就我自己带着3个伙伴一块来了,定位深圳,是因为这里拥有众多的IT人才。在人才梯队组建过程中,我们首先通过自己朋友圈的关系,邀请了一些IT界的朋友加入,其中就有从加拿大IBM回来的两个技术大牛。

很快我们就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原本以为海归技术人才很好,但是发现他们对于中国金融市场的认知还是有限的。我们应用华尔街智能投顾的方式,但在中国市场发现行不通——在国内做金融科技政策是关键,在美国智能投顾领域非常好的一家公司是Wealthfront,散户的账户可以直接接入wealthfront交易系统;在国内如果你直接把散户的账户接入你的交易系统,就变成代客操盘,这违反了国内的政策。

后来,我们调整了产品定位,以服务B端机构为主,个人投资者教育为辅。私募基金、财富管理公司最大痛点就是缺乏有效的投研,恰好量化云的量化策略系统就解决他们的投研问题。我们把基金公司的账户和交易系统进行对接,很多私募基金、财富管理公司都积极响应,我们也做了一些客户,感觉都不错。

业务的“坑”:太得瑟也是一种“罪”

中国太平保险就是我们的接触的大客户之一。中国太平保险有几千亿的资产管理规模,他们成立了60亿的量化投资基金,但是运作过程并不理想,和我们接触以后,中国太平保险对我们的系统也非常满意和认可;同时和国内一家比较大的公募基金也进行了接触,管理规模是8000亿左右,这家基金公司刚刚拿到公募基金量化交易许可,他们也对量化交易系统提出较为迫切的需求。这家公募基金在测试完量化云的系统后,老板非常满意,让基金公司量化团队和量化云对接。

上一篇:搭上芒记甜品的致富快车,轻松开启成功创业模 下一篇:2018全球区块链应用创业赛启动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