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去世后其夫人首次受访 透露余光中病榻遗
分类:新闻资讯 热度:

  原标题:“乡愁不是他的全部”

2005年2月23日,成都市武侯祠,前来参加“千秋蜀汉风·武侯海峡诗歌楹联会”的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和夫人范我存 成都商报 资料图

  2005年2月23日,成都市武侯祠,前来参加“千秋蜀汉风·武侯海峡诗歌楹联会”的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和夫人范我存 成都商报 资料图

  我会在对岸

  苦苦守候

  接你的下一班船

  在荒荒的渡头

  看你渐渐地靠岸

  水尽,天回

  对你招手!

  余光中先生于2017年12月27日辞世,享年90岁。

  翻看余光中老人旧照片,无论他走到世界哪里,总有一个单薄的身影和他并肩而站,永远追随陪伴,她就是余光中夫人——范我存女士。

  作家张晓风曾形容,余光中是众人汲饮的井,而范我存,就是那位护井的人。

  余光中去世后,这位护井人未接受过任何媒体采访。直到近日,在余先生去世一个月之后,范我存女士才首度开口,接受成都商报独家专访。由女儿余幼珊代为回复,回忆成都这片土地给余光中留下的点点滴滴。成都商报记者 陈谋

  未完成的诗稿 成最后的遗憾

  提到余光中,人们总是会想到《乡愁》。

  “乡愁不是他的全部。”范我存女士接受采访时透露,余光中先生直到逝世之前还在写诗,一首诗是在高雄发生虐婴案后,入院的前一天写下。如今,这份未完成的诗的手稿躺在那里,成了余光中先生最后的遗作。

  余光中一生从未立传,他不写自传,希望要了解他的读者,通过作品来认识他。“他写了上千首诗,《乡愁》只是其中之一,不能代表他的全部,所以请大家多读其他的诗,他在天之灵一定会非常高兴。”这是范我存,也是最了解余光中的人对成都读者捎来的话。

  成都有余光中的好友

  与流沙河的友谊堪称文坛佳话

  范我存女士除了专门给成都的读者捎话,还回忆了他们夫妇对成都的记忆。

  成都对余光中来说,是有特别意义的地方。而与成都朋友的情谊,她重点提到了流沙河。

  余光中和流沙河的友谊堪称文坛佳话。流沙河曾高度评价余光中:“台湾众多诗人20年来写乡愁写得最多最好的,非余光中莫属。”

  流沙河和他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交往以来,已经走过了几十年,流沙河曾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吾以兄视之。我称呼余先生、光中兄,称呼他的夫人范我存‘嫂嫂’。他们为人非常朴实忠厚,对我们确实像兄嫂。作为个人,我很尊敬他。”

  1982年,余光中给流沙河的信中说:“在海外,夜间听到蟋蟀叫,就会以为那是在四川乡下听到的那只。”

  前年,流沙河去台湾旅行,余光中还亲自开车接他,带他四处游览。真诚之情,至今历历在目。

  余光中是众人汲饮的井

  而范我存就是护井人

  余光中和范我存相伴一生,61年没吵过架,四个女儿的生活也是幸福美满。他的夫妻之道,他的育子之道,都在他深谙人生、情感、家国天下的作品里。

  1931年出生的范我存,年少时在乐山念书,小名“咪咪”,是余光中的远房表妹,两人相识超过70年。

  1956年,余光中与范我存在台北举行婚礼。

  2016年,余光中与范我存结婚60年,庆祝钻石婚,两人相知相惜,互信互补。诗人对美满婚姻的心得为:家是讲情的地方,不是讲理的地方,夫妻相处是靠妥协。

  余光中曾在讲座中说:“杜甫一辈子只写了一两首诗给太太,真是扫兴!我就不一样了,我写给太太的就多多了。”

  在余光中的诗歌中,年轻时的《咪咪的眼睛》、《灵魂的触须》、《当寂寞来袭时》炽热浓烈,晚年的《珍珠项链》、《三生石》、《东京新宿驿》经典隽永,他们61年的日子就在这一首一首的诗歌里。

  范我存说,因为彼此的兴趣、价值观差不多,这可能与成长经验有关,在江南和四川的童年和少年,逃难的艰苦,历经抗战、内战,“我们是抗战儿女。”也许是经历过那一代日子,对很多东西都比较珍惜。他们都说得一口流利的四川话,一直到今天,他们之间私下说话,用的还是四川音。他们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除了谈音乐、绘画、文学,也常看电影。

  在余光中心里,终生对范我存心存感激:“我人生的每一个重大决定都是正确的,妻子选对了,儿女自然就对了。”

上一篇:2月新规提前知 退休后你可能会多领一份收入 下一篇:田立文当选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简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